最新头条

最热资讯

推荐资讯

巴西2019/20年咖啡出口总量为4000万袋
巴西2019/20年咖啡出口总量为4000万袋
[07-16]
1 巴西2019/20年咖啡出口总量为4000万袋 [07-16]

咖啡金融网(www.coffinance.com)消息,巴西咖啡出口商理事会(Cecafé)周一发布的月度数据显示,2019/20年度(从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巴西出口了近4000万袋的咖啡。这是继去年创纪录的4140万袋之后的第二高记录。生咖啡出口量为3590万袋,同比下降4%。其中,阿拉比卡的出口量降至3150万,同比下降6.8%,而罗布斯塔的出口量达到440万袋的创纪录高点,较前一年增长22.7%。加工咖啡(大多是可溶性的)出口量与去年持平,为400万袋。出口总额为51亿美元,平均每袋价格为128.04美元。阿拉比卡咖啡占总出口的78.8%,罗布斯塔咖啡占11.1%,可溶性咖啡占10%。详情参见下图:6月份巴西咖啡出口量下降9.8%至280万袋,价值3.275亿美元。

2 高端精品咖啡豆价格连续第二个月下跌 [06-09]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一项对烘焙、袋装、精品咖啡价格的分析显示,精品咖啡价格已经连续第二个月下跌,特别高端精品咖啡的价格。Square和精品咖啡协会(Specialty Coffee Association)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新冠病毒疫情之后,精品咖啡市场发生了一些质的变化,包括路边或小货车购买的增加,以及更多送货方式的增加。为了进一步监测疫情对咖啡商业活动和零售价格的影响,我们一直在追踪烘焙精品咖啡零售价格和其他相关因素的变化。根据北美精品咖啡零售价格指数(SCRPI)的一致样本,烘焙商提供的数据可以说明随着疫情的蔓延,精品咖啡价格逐月的市场调整情况。5月的最后一周,对57家SCRPI烘焙公司网站的回顾显示,烘焙公司和咖啡店的运营在质量上有一些调整:四家烘焙公司从其网站上删除了新冠病毒疫情的相关信息,而三家公司则增加了描述新进展的公告。4月份关闭的三家烘焙店中,有一家在5月份重新开业。4月份关闭的几家咖啡馆中,有两家在5月份重新开业。三家咖啡馆发布公告,强调健康和安全做法。两名烘焙师为顾客提供冲泡咖啡的建议,因为咖啡消费转向更多的家庭消费。五家公司正在开展咖啡师/员工支持项目。另外五家公司实施积极的社区参与计划。这些观察很多预示着北美的精品咖啡烘焙商和咖啡馆将缓慢回归到新常态。5月份最有趣的观察结果与专业市场高低两端的不同零售定价动态有关。烘焙精品咖啡的零售价格在4月份下跌7.7%之后,5月份继续下跌。全球疫情爆发的两个月以来,咖啡价格下跌了10.4%。这两个月来的下跌首当其冲的是高端市场。在SCRPI网站上,平均最低价格上涨了0.3%,达到每磅17.66美元。然而,在高端市场,最高在线价格平均下跌了16.1%,至27.80美元。3月底至5月底,低端市场表现相当稳定,41家网店的最低价格保持不变。其余的SCRPI精品咖啡烘焙豆价格有涨有跌, 5款产品价格下跌的平均值(- 1.56美元)超过了9款产品价格上涨的平均值(+ 0.69美元),详见下图:在高端精品咖啡市场,3月至5月,20家网店的最高价格保持不变。在22个案例中,最贵的精品咖啡烘焙豆平均每磅下跌了17.55美元。这反映了一种对许多高档咖啡持续的“无替代品的退休”。在三家网店中,价格最高的咖啡每磅下跌了50多美元。另外三家门店,价格最高的咖啡价格每磅的价格下降了20美元至50美元,而另外两家门店的价格下降了10美元至20美元。在其他13个案例中,最贵的咖啡每烘焙一磅平均上涨了5.85美元。只有两次提价超过10美元。虽然目前还处于长期调整过程的早期阶段,但我们已开始看到一些趋势,精品咖啡市场的高端和低端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反应不同。网络市场低端的相对稳定似乎证实了咖啡需求的一般价格无弹性的观点。与此同时,当我们考虑到这些咖啡对生产者和烘焙商来说都是市场的驱动因素和关键的差异化因素时,这种明显的远离高价竞争等级咖啡的趋势令人担忧。我们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监测这些事态发展。

3 科特迪瓦寻求世界银行帮助该国消除非法可可种植 [06-09]

科特迪瓦已经向世界银行寻求帮助,以消除该国受保护的森林中的非法可可种植,并冀望能够重新安置这些人们。因为该国正在加紧努力来减少森林毁灭和可可产量过高的不利局面。 为了能够提高该国可可农户收入,科特迪瓦政府宣布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对出售的可可豆额外征收400美元/吨的溢价。但提高收入的同时,科特迪瓦政府希望该国农民不要一窝蜂的种植可可,以避免因为产量过剩而出现的全球可可价格下跌。 同时,随着西方国家政府越来越多地试图对与气候变化有关的商品进口进行管制,科特迪瓦政府还面临消除毁林的压力。 科特迪瓦估计,其每年约200万吨的可可豆产量中约有40%来自森林保护区,为成千上万的农民及其家庭提供了生计,其中许多是无证移民。 科特迪瓦政府曾于2013年和2016年进行了两轮驱逐,使成千上万的农民及其家属流离失所,并遭到人权组织的批评,指责安全部队广泛地虐待他们。 但与此同时,环保运动人士表示,如果森林砍伐持续不减,那么到2034年,科特迪瓦可能会失去全部森林覆盖率。 因此,对于科特迪瓦政府而言,正面临着两难的局面。一方面大量可可种植破坏了自然环境,但另一方面如果驱赶这些可可种植者又难以安置他们。目前看来,将这个两难抉择交由世界银行来妥善处理可能是对该国政府最佳的选择了。

4 【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始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但波动幅度更小 [06-09]

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开始于15.74元/公斤,低于国际咖啡期货价格指数的16.84元/公斤。最高价出现在5月6日,达到16.30元/公斤,最低价出现在5月29日,达到15.53元/公斤,最终报收于15.53元/公斤。整个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始终始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但价格波动幅度较小。 详情参见下表: 图表1: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表) 日期 数值 5月1日 15.74 5月4日 16.06 5月5日 15.83 5月6日 16.30 5月7日 16.04 5月8日 16.01 5月11日 16.17 5月12日 15.91 5月13日 15.79 5月14日 15.64 5月15日 15.87 5月18日 15.82 5月19日 16.07 5月20日 16.08 5月21日 16.22 5月22日 15.99 5月25日 15.94 5月27日 16.13 5月28日 15.75 5月29日 15.53 (单位:元/公斤) 图表2: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图) 问题1:5月份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为什么始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指数? 如同4月一样,云南咖啡最重要的报价方雀巢公司已经停止当季咖啡收购,使得当地咖啡价格一时无序,同时贸易商趁机压低价格。因此云南咖啡现货始终处于被低估的阶段,从而在整个5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指数。 同时,进入5月之后,巴西开始了今年的咖啡采摘工作。市场担心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今年的采摘工作,因此咖啡价格一直相对稳定,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只不过随着采摘过程的进展,市场在5月底发现疫情对采摘工作似乎影响不大才出现明显下跌。 因此,双方的此消彼长导致了5月份中国咖啡价格指数会始终低于国际咖啡期货价格。

5 巴西最大咖啡合作社:今年咖啡采摘进展缓慢,质量可能受到影响 [06-09]

巴西最大的咖啡合作社——Cooxupe总裁Carlos Augusto Rodrigues de Melo表示,“Cooxupe今年经营的几个大型咖啡种植园都出现了采摘人员不足的问题,导致很多成熟的咖啡果未能在最佳时间内采摘,这将影响部分咖啡果的质量。” Melo说:“主要的问题是将工人从他们居住的地方带到咖啡种植园。由于社会隔离政策的规定,现在只能运送正常人数的一半左右。” 同时,几周前的暴雨异常加剧了延误的问题,额外的降雨加速了咖啡樱桃的成熟。这意味着将在理想时间段之外需要收获更多的咖啡,这也将对质量产生负面影响,尽管到目前为止影响并不大。 Melo还表示,最近在Cooxupe合作社成员种植的地区出现了寒冷天气,导致了一些霜冻,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作物造成任何损害。 但谈及需求方面,Melo说,到目前为止,Cooxupe还没有看到因新冠病毒以前而导致的咖啡需求下降。精品咖啡之所以会受到影响,是因为咖啡店,餐馆,酒吧和酒店都是优质豆的大消费者,而且都已经关门。我们预计随着欧洲和亚洲的咖啡店开始重新营业,情况将会再次好转。 Cooxupe总部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Guaxupe镇,拥有15200多名成员。德梅洛先生说,该合作社预计今年其成员将生产约1030万袋咖啡豆。 巴西的咖啡生产周期为两年,其中偶数年的产量高于奇数年,2018年Cooxupe的成员生产了960万袋咖啡。尽管2019年的收成比2018年少,但这是该合作社有史以来财政最好的一年。Cooxupe一年的收入为42亿雷亚尔(8.44亿美元),除向种植者出售产品给合作社的钱外,还向其成员分发了7,710万雷亚尔。

6 尽管疫情导致大量咖啡门店关门,但美国5月咖啡消费依然出现增长 [06-09]

据国际咖啡贸易商奥兰国际(Olam International)称,尽管美国许多户外咖啡门店依然关闭,但这并没有意味着该国咖啡消费需求的下降。 Olam估计,截止5月的前三个月,美国咖啡消费同比增长了1.5至2%,其表示:“最初,每个人都认为新冠病毒疫情会影响到咖啡需求,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并非如此。对于那些非咖啡消费传统国家而言,咖啡是社交的工具之一,疫情可能会导致需求减少。但在传统咖啡消费国,到目前为止,今年的咖啡消费需求似乎更加强劲了。” Olam援引尼尔森的数据称,与去年同期相比,2020年3月美国超市的咖啡消费量增长了31%,4月份增长了6%,5月份增长了11%。同时,Olam还表示德国4月和5月消费量增长了3%。 与此同时,罗布斯塔咖啡的消费需求同比减少了3%,因为它原本就是应用于速溶咖啡和在家的拼配咖啡,这部分需求被阿拉比卡取代了。 尽管价格出现下跌,但Olam依然预计,在截止9月30日的2019/20年度,全球咖啡仍将短缺330万袋。其中包括680万袋的阿拉比卡咖啡的短缺和350万袋罗布斯塔的盈余。但预计2020/21年度全球将有570万袋的供应过剩。

你喝的是第几波咖啡?进来说说
你喝的是第几波咖啡?进来说说
[06-09]
1 你喝的是第几波咖啡?进来说说 [06-09]

从牧羊人初尝咖啡,与羊共舞,发现了世上竟有如此滋味丰富、香气多变的奇妙种子。到了现在的独立或连锁咖啡店,乃至超商咖啡,全都标榜「精品咖啡」,究竟何为精品?近代咖啡产业又是如何发展的呢?让我们抛砖引玉来帮大家介绍一下。在工业革命与两次世界大战中,咖啡与茶扮演了提神醒脑、增强活力的角色,速溶咖啡便是此时期的产物,强调方便快速便宜,人类开始大量饮用咖啡的时期,称为第一波咖啡进程。速溶咖啡虽然有效率又廉价,但味道实在令人不敢恭维。随着世界局势稳定,人民生活水准提高,以星巴克为首的连锁咖啡店成为新宠,这是第二波咖啡进程,以行销包装成一种生活态度。而当喝咖啡的人越来越多,产地信息也越来越透明,自然产生一群喜爱咖啡的老饕,有从业者也有顾客,不断寻找真正的顶级咖啡,因为有爱。牺牲时间效率与利润,只为得到一份风味绝佳的好咖啡,这便是大家常挂在嘴边的精品咖啡,也就是第三波咖啡进程。至于第四波咖啡进程,大家一起来预测吧!或许是咖啡设备的大变革,或许是咖啡产区的全面提升,或许是AI与机器人技术投入咖啡生产链应用,尚无明确定论。凡事都是先求有、再求好、再求精,咖啡的发展也不例外。之所以称为咖啡「进程」而不是咖啡「革命」,是因为这三波咖啡都存在我们身边,喜爱咖啡的朋友们,您喝的是哪一波咖啡呢?

2 科特迪瓦寻求世界银行帮助该国消除非法可可种植 [06-09]

科特迪瓦已经向世界银行寻求帮助,以消除该国受保护的森林中的非法可可种植,并冀望能够重新安置这些人们。因为该国正在加紧努力来减少森林毁灭和可可产量过高的不利局面。 为了能够提高该国可可农户收入,科特迪瓦政府宣布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对出售的可可豆额外征收400美元/吨的溢价。但提高收入的同时,科特迪瓦政府希望该国农民不要一窝蜂的种植可可,以避免因为产量过剩而出现的全球可可价格下跌。 同时,随着西方国家政府越来越多地试图对与气候变化有关的商品进口进行管制,科特迪瓦政府还面临消除毁林的压力。 科特迪瓦估计,其每年约200万吨的可可豆产量中约有40%来自森林保护区,为成千上万的农民及其家庭提供了生计,其中许多是无证移民。 科特迪瓦政府曾于2013年和2016年进行了两轮驱逐,使成千上万的农民及其家属流离失所,并遭到人权组织的批评,指责安全部队广泛地虐待他们。 但与此同时,环保运动人士表示,如果森林砍伐持续不减,那么到2034年,科特迪瓦可能会失去全部森林覆盖率。 因此,对于科特迪瓦政府而言,正面临着两难的局面。一方面大量可可种植破坏了自然环境,但另一方面如果驱赶这些可可种植者又难以安置他们。目前看来,将这个两难抉择交由世界银行来妥善处理可能是对该国政府最佳的选择了。

3 巴西最大咖啡合作社:今年咖啡采摘进展缓慢,质量可能受到影响 [06-09]

巴西最大的咖啡合作社——Cooxupe总裁Carlos Augusto Rodrigues de Melo表示,“Cooxupe今年经营的几个大型咖啡种植园都出现了采摘人员不足的问题,导致很多成熟的咖啡果未能在最佳时间内采摘,这将影响部分咖啡果的质量。” Melo说:“主要的问题是将工人从他们居住的地方带到咖啡种植园。由于社会隔离政策的规定,现在只能运送正常人数的一半左右。” 同时,几周前的暴雨异常加剧了延误的问题,额外的降雨加速了咖啡樱桃的成熟。这意味着将在理想时间段之外需要收获更多的咖啡,这也将对质量产生负面影响,尽管到目前为止影响并不大。 Melo还表示,最近在Cooxupe合作社成员种植的地区出现了寒冷天气,导致了一些霜冻,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作物造成任何损害。 但谈及需求方面,Melo说,到目前为止,Cooxupe还没有看到因新冠病毒以前而导致的咖啡需求下降。精品咖啡之所以会受到影响,是因为咖啡店,餐馆,酒吧和酒店都是优质豆的大消费者,而且都已经关门。我们预计随着欧洲和亚洲的咖啡店开始重新营业,情况将会再次好转。 Cooxupe总部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Guaxupe镇,拥有15200多名成员。德梅洛先生说,该合作社预计今年其成员将生产约1030万袋咖啡豆。 巴西的咖啡生产周期为两年,其中偶数年的产量高于奇数年,2018年Cooxupe的成员生产了960万袋咖啡。尽管2019年的收成比2018年少,但这是该合作社有史以来财政最好的一年。Cooxupe一年的收入为42亿雷亚尔(8.44亿美元),除向种植者出售产品给合作社的钱外,还向其成员分发了7,710万雷亚尔。

4 高端精品咖啡豆价格连续第二个月下跌 [06-09]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一项对烘焙、袋装、精品咖啡价格的分析显示,精品咖啡价格已经连续第二个月下跌,特别高端精品咖啡的价格。Square和精品咖啡协会(Specialty Coffee Association)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新冠病毒疫情之后,精品咖啡市场发生了一些质的变化,包括路边或小货车购买的增加,以及更多送货方式的增加。为了进一步监测疫情对咖啡商业活动和零售价格的影响,我们一直在追踪烘焙精品咖啡零售价格和其他相关因素的变化。根据北美精品咖啡零售价格指数(SCRPI)的一致样本,烘焙商提供的数据可以说明随着疫情的蔓延,精品咖啡价格逐月的市场调整情况。5月的最后一周,对57家SCRPI烘焙公司网站的回顾显示,烘焙公司和咖啡店的运营在质量上有一些调整:四家烘焙公司从其网站上删除了新冠病毒疫情的相关信息,而三家公司则增加了描述新进展的公告。4月份关闭的三家烘焙店中,有一家在5月份重新开业。4月份关闭的几家咖啡馆中,有两家在5月份重新开业。三家咖啡馆发布公告,强调健康和安全做法。两名烘焙师为顾客提供冲泡咖啡的建议,因为咖啡消费转向更多的家庭消费。五家公司正在开展咖啡师/员工支持项目。另外五家公司实施积极的社区参与计划。这些观察很多预示着北美的精品咖啡烘焙商和咖啡馆将缓慢回归到新常态。5月份最有趣的观察结果与专业市场高低两端的不同零售定价动态有关。烘焙精品咖啡的零售价格在4月份下跌7.7%之后,5月份继续下跌。全球疫情爆发的两个月以来,咖啡价格下跌了10.4%。这两个月来的下跌首当其冲的是高端市场。在SCRPI网站上,平均最低价格上涨了0.3%,达到每磅17.66美元。然而,在高端市场,最高在线价格平均下跌了16.1%,至27.80美元。3月底至5月底,低端市场表现相当稳定,41家网店的最低价格保持不变。其余的SCRPI精品咖啡烘焙豆价格有涨有跌, 5款产品价格下跌的平均值(- 1.56美元)超过了9款产品价格上涨的平均值(+ 0.69美元),详见下图:在高端精品咖啡市场,3月至5月,20家网店的最高价格保持不变。在22个案例中,最贵的精品咖啡烘焙豆平均每磅下跌了17.55美元。这反映了一种对许多高档咖啡持续的“无替代品的退休”。在三家网店中,价格最高的咖啡每磅下跌了50多美元。另外三家门店,价格最高的咖啡价格每磅的价格下降了20美元至50美元,而另外两家门店的价格下降了10美元至20美元。在其他13个案例中,最贵的咖啡每烘焙一磅平均上涨了5.85美元。只有两次提价超过10美元。虽然目前还处于长期调整过程的早期阶段,但我们已开始看到一些趋势,精品咖啡市场的高端和低端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反应不同。网络市场低端的相对稳定似乎证实了咖啡需求的一般价格无弹性的观点。与此同时,当我们考虑到这些咖啡对生产者和烘焙商来说都是市场的驱动因素和关键的差异化因素时,这种明显的远离高价竞争等级咖啡的趋势令人担忧。我们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监测这些事态发展。

5 【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始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但波动幅度更小 [06-09]

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开始于15.74元/公斤,低于国际咖啡期货价格指数的16.84元/公斤。最高价出现在5月6日,达到16.30元/公斤,最低价出现在5月29日,达到15.53元/公斤,最终报收于15.53元/公斤。整个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始终始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但价格波动幅度较小。 详情参见下表: 图表1: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表) 日期 数值 5月1日 15.74 5月4日 16.06 5月5日 15.83 5月6日 16.30 5月7日 16.04 5月8日 16.01 5月11日 16.17 5月12日 15.91 5月13日 15.79 5月14日 15.64 5月15日 15.87 5月18日 15.82 5月19日 16.07 5月20日 16.08 5月21日 16.22 5月22日 15.99 5月25日 15.94 5月27日 16.13 5月28日 15.75 5月29日 15.53 (单位:元/公斤) 图表2: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图) 问题1:5月份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为什么始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指数? 如同4月一样,云南咖啡最重要的报价方雀巢公司已经停止当季咖啡收购,使得当地咖啡价格一时无序,同时贸易商趁机压低价格。因此云南咖啡现货始终处于被低估的阶段,从而在整个5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指数。 同时,进入5月之后,巴西开始了今年的咖啡采摘工作。市场担心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今年的采摘工作,因此咖啡价格一直相对稳定,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只不过随着采摘过程的进展,市场在5月底发现疫情对采摘工作似乎影响不大才出现明显下跌。 因此,双方的此消彼长导致了5月份中国咖啡价格指数会始终低于国际咖啡期货价格。

6 截止6月2日,巴西咖啡采摘进度提升至23% [06-09]

据巴西当地咨询机构Safras&Mercado数据显示,截止6月2日,巴西已经采摘完2020/21年度咖啡总产量的23%。但今年的采摘进度低于去年的30%以及过去5年平均进度的25%。 Safras&Mercado分析师认为,采摘进度放缓除了新冠病毒疫情产生影响外,今年咖啡总产量远高于去年也是导致同时期相比采摘进度较慢的原因之一(因为总产量变大,需要采摘的咖啡豆更多,工作进度自然放缓)。 此外,根据巴拉那州政府数据显示,该产区的咖啡采摘进度已经达到了27%,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同样慢了2%。 从目前采摘下来的咖啡豆来看,80%处于良好品质,19%品质一般,另有1%品质较差。

巴西2019/20年咖啡出口总量为4000万袋
巴西2019/20年咖啡出口总量为4000万袋
[07-16]
1 巴西2019/20年咖啡出口总量为4000万袋 [07-16]

咖啡金融网(www.coffinance.com)消息,巴西咖啡出口商理事会(Cecafé)周一发布的月度数据显示,2019/20年度(从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巴西出口了近4000万袋的咖啡。这是继去年创纪录的4140万袋之后的第二高记录。生咖啡出口量为3590万袋,同比下降4%。其中,阿拉比卡的出口量降至3150万,同比下降6.8%,而罗布斯塔的出口量达到440万袋的创纪录高点,较前一年增长22.7%。加工咖啡(大多是可溶性的)出口量与去年持平,为400万袋。出口总额为51亿美元,平均每袋价格为128.04美元。阿拉比卡咖啡占总出口的78.8%,罗布斯塔咖啡占11.1%,可溶性咖啡占10%。详情参见下图:6月份巴西咖啡出口量下降9.8%至280万袋,价值3.275亿美元。

2 高端精品咖啡豆价格连续第二个月下跌 [06-09]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一项对烘焙、袋装、精品咖啡价格的分析显示,精品咖啡价格已经连续第二个月下跌,特别高端精品咖啡的价格。Square和精品咖啡协会(Specialty Coffee Association)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新冠病毒疫情之后,精品咖啡市场发生了一些质的变化,包括路边或小货车购买的增加,以及更多送货方式的增加。为了进一步监测疫情对咖啡商业活动和零售价格的影响,我们一直在追踪烘焙精品咖啡零售价格和其他相关因素的变化。根据北美精品咖啡零售价格指数(SCRPI)的一致样本,烘焙商提供的数据可以说明随着疫情的蔓延,精品咖啡价格逐月的市场调整情况。5月的最后一周,对57家SCRPI烘焙公司网站的回顾显示,烘焙公司和咖啡店的运营在质量上有一些调整:四家烘焙公司从其网站上删除了新冠病毒疫情的相关信息,而三家公司则增加了描述新进展的公告。4月份关闭的三家烘焙店中,有一家在5月份重新开业。4月份关闭的几家咖啡馆中,有两家在5月份重新开业。三家咖啡馆发布公告,强调健康和安全做法。两名烘焙师为顾客提供冲泡咖啡的建议,因为咖啡消费转向更多的家庭消费。五家公司正在开展咖啡师/员工支持项目。另外五家公司实施积极的社区参与计划。这些观察很多预示着北美的精品咖啡烘焙商和咖啡馆将缓慢回归到新常态。5月份最有趣的观察结果与专业市场高低两端的不同零售定价动态有关。烘焙精品咖啡的零售价格在4月份下跌7.7%之后,5月份继续下跌。全球疫情爆发的两个月以来,咖啡价格下跌了10.4%。这两个月来的下跌首当其冲的是高端市场。在SCRPI网站上,平均最低价格上涨了0.3%,达到每磅17.66美元。然而,在高端市场,最高在线价格平均下跌了16.1%,至27.80美元。3月底至5月底,低端市场表现相当稳定,41家网店的最低价格保持不变。其余的SCRPI精品咖啡烘焙豆价格有涨有跌, 5款产品价格下跌的平均值(- 1.56美元)超过了9款产品价格上涨的平均值(+ 0.69美元),详见下图:在高端精品咖啡市场,3月至5月,20家网店的最高价格保持不变。在22个案例中,最贵的精品咖啡烘焙豆平均每磅下跌了17.55美元。这反映了一种对许多高档咖啡持续的“无替代品的退休”。在三家网店中,价格最高的咖啡每磅下跌了50多美元。另外三家门店,价格最高的咖啡价格每磅的价格下降了20美元至50美元,而另外两家门店的价格下降了10美元至20美元。在其他13个案例中,最贵的咖啡每烘焙一磅平均上涨了5.85美元。只有两次提价超过10美元。虽然目前还处于长期调整过程的早期阶段,但我们已开始看到一些趋势,精品咖啡市场的高端和低端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反应不同。网络市场低端的相对稳定似乎证实了咖啡需求的一般价格无弹性的观点。与此同时,当我们考虑到这些咖啡对生产者和烘焙商来说都是市场的驱动因素和关键的差异化因素时,这种明显的远离高价竞争等级咖啡的趋势令人担忧。我们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监测这些事态发展。

3 科特迪瓦寻求世界银行帮助该国消除非法可可种植 [06-09]

科特迪瓦已经向世界银行寻求帮助,以消除该国受保护的森林中的非法可可种植,并冀望能够重新安置这些人们。因为该国正在加紧努力来减少森林毁灭和可可产量过高的不利局面。 为了能够提高该国可可农户收入,科特迪瓦政府宣布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对出售的可可豆额外征收400美元/吨的溢价。但提高收入的同时,科特迪瓦政府希望该国农民不要一窝蜂的种植可可,以避免因为产量过剩而出现的全球可可价格下跌。 同时,随着西方国家政府越来越多地试图对与气候变化有关的商品进口进行管制,科特迪瓦政府还面临消除毁林的压力。 科特迪瓦估计,其每年约200万吨的可可豆产量中约有40%来自森林保护区,为成千上万的农民及其家庭提供了生计,其中许多是无证移民。 科特迪瓦政府曾于2013年和2016年进行了两轮驱逐,使成千上万的农民及其家属流离失所,并遭到人权组织的批评,指责安全部队广泛地虐待他们。 但与此同时,环保运动人士表示,如果森林砍伐持续不减,那么到2034年,科特迪瓦可能会失去全部森林覆盖率。 因此,对于科特迪瓦政府而言,正面临着两难的局面。一方面大量可可种植破坏了自然环境,但另一方面如果驱赶这些可可种植者又难以安置他们。目前看来,将这个两难抉择交由世界银行来妥善处理可能是对该国政府最佳的选择了。

4 【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始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但波动幅度更小 [06-09]

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开始于15.74元/公斤,低于国际咖啡期货价格指数的16.84元/公斤。最高价出现在5月6日,达到16.30元/公斤,最低价出现在5月29日,达到15.53元/公斤,最终报收于15.53元/公斤。整个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始终始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但价格波动幅度较小。 详情参见下表: 图表1: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表) 日期 数值 5月1日 15.74 5月4日 16.06 5月5日 15.83 5月6日 16.30 5月7日 16.04 5月8日 16.01 5月11日 16.17 5月12日 15.91 5月13日 15.79 5月14日 15.64 5月15日 15.87 5月18日 15.82 5月19日 16.07 5月20日 16.08 5月21日 16.22 5月22日 15.99 5月25日 15.94 5月27日 16.13 5月28日 15.75 5月29日 15.53 (单位:元/公斤) 图表2:2020年5月Coffinance·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图) 问题1:5月份中国咖啡豆价格指数为什么始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指数? 如同4月一样,云南咖啡最重要的报价方雀巢公司已经停止当季咖啡收购,使得当地咖啡价格一时无序,同时贸易商趁机压低价格。因此云南咖啡现货始终处于被低估的阶段,从而在整个5月低于国际咖啡价格指数。 同时,进入5月之后,巴西开始了今年的咖啡采摘工作。市场担心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今年的采摘工作,因此咖啡价格一直相对稳定,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只不过随着采摘过程的进展,市场在5月底发现疫情对采摘工作似乎影响不大才出现明显下跌。 因此,双方的此消彼长导致了5月份中国咖啡价格指数会始终低于国际咖啡期货价格。

5 巴西最大咖啡合作社:今年咖啡采摘进展缓慢,质量可能受到影响 [06-09]

巴西最大的咖啡合作社——Cooxupe总裁Carlos Augusto Rodrigues de Melo表示,“Cooxupe今年经营的几个大型咖啡种植园都出现了采摘人员不足的问题,导致很多成熟的咖啡果未能在最佳时间内采摘,这将影响部分咖啡果的质量。” Melo说:“主要的问题是将工人从他们居住的地方带到咖啡种植园。由于社会隔离政策的规定,现在只能运送正常人数的一半左右。” 同时,几周前的暴雨异常加剧了延误的问题,额外的降雨加速了咖啡樱桃的成熟。这意味着将在理想时间段之外需要收获更多的咖啡,这也将对质量产生负面影响,尽管到目前为止影响并不大。 Melo还表示,最近在Cooxupe合作社成员种植的地区出现了寒冷天气,导致了一些霜冻,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作物造成任何损害。 但谈及需求方面,Melo说,到目前为止,Cooxupe还没有看到因新冠病毒以前而导致的咖啡需求下降。精品咖啡之所以会受到影响,是因为咖啡店,餐馆,酒吧和酒店都是优质豆的大消费者,而且都已经关门。我们预计随着欧洲和亚洲的咖啡店开始重新营业,情况将会再次好转。 Cooxupe总部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Guaxupe镇,拥有15200多名成员。德梅洛先生说,该合作社预计今年其成员将生产约1030万袋咖啡豆。 巴西的咖啡生产周期为两年,其中偶数年的产量高于奇数年,2018年Cooxupe的成员生产了960万袋咖啡。尽管2019年的收成比2018年少,但这是该合作社有史以来财政最好的一年。Cooxupe一年的收入为42亿雷亚尔(8.44亿美元),除向种植者出售产品给合作社的钱外,还向其成员分发了7,710万雷亚尔。

6 尽管疫情导致大量咖啡门店关门,但美国5月咖啡消费依然出现增长 [06-09]

据国际咖啡贸易商奥兰国际(Olam International)称,尽管美国许多户外咖啡门店依然关闭,但这并没有意味着该国咖啡消费需求的下降。 Olam估计,截止5月的前三个月,美国咖啡消费同比增长了1.5至2%,其表示:“最初,每个人都认为新冠病毒疫情会影响到咖啡需求,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并非如此。对于那些非咖啡消费传统国家而言,咖啡是社交的工具之一,疫情可能会导致需求减少。但在传统咖啡消费国,到目前为止,今年的咖啡消费需求似乎更加强劲了。” Olam援引尼尔森的数据称,与去年同期相比,2020年3月美国超市的咖啡消费量增长了31%,4月份增长了6%,5月份增长了11%。同时,Olam还表示德国4月和5月消费量增长了3%。 与此同时,罗布斯塔咖啡的消费需求同比减少了3%,因为它原本就是应用于速溶咖啡和在家的拼配咖啡,这部分需求被阿拉比卡取代了。 尽管价格出现下跌,但Olam依然预计,在截止9月30日的2019/20年度,全球咖啡仍将短缺330万袋。其中包括680万袋的阿拉比卡咖啡的短缺和350万袋罗布斯塔的盈余。但预计2020/21年度全球将有570万袋的供应过剩。

 
网页即时交流
QQ咨询
咨询热线
020-28998648

热门商品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